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霸道兵王在都市 > 第八百六十三章 放手一搏(作者:十里望君顏)

第八百六十三章 放手一搏

    “也好。”張赫微微頷首,沉聲道:“再查一查吧!事關重大,不能馬虎。”

    女刑警倚在椅子上,朱唇輕啟:“張隊,這件事必須三思而后行。”

    夏山河的影響力太大了,貿然請他出面,肯定會引來很多的輿論。到時候給警方的壓力就會越來越大。

    “咔嚓。”另一邊,楚風天推門走進病房內,看著坐在病床上的花正彌,臉色微變。

    花正彌扭頭看著站在門口的楚風天,不冷不熱地問道:“怎么了?”

    “你動手了?”楚風天反問道。

    花正彌笑而不語,緩緩起身,走到窗臺邊伸了個懶腰。

    楚風天走進病房內,關上門,眼神變得越來越復雜。

    “藍米修死了,你干的?”楚風天抿了抿嘴,低聲繼續問道。

    花正彌的眉毛一挑,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摩擦著,沒有否認:“對。”

    得到花正彌的回應后,楚風天頓時出了一身冷汗。他沒想到這個老頭居然這么狠,直接下死手。

    “你太狠了。”楚風天摸了摸鼻子,淡淡地說道:“為了陰夏山河,真是不擇手段。”

    對于花正彌來說,藍米修是一顆棋子,楚風天是一顆棋子,甚至警方也是一顆棋子。

    他在這個昏暗的病房內,密謀著一個大計劃。他要復仇,要讓洛千帆付出代價。

    當然,想要干掉洛千帆,首先得搞垮夏家。所以,他選擇了先對夏山河出手。

    只要夏老爺子出了意外,夏家就不足為懼了!

    “我要做的事,沒人能攔的住。”說到這里,花正彌咧嘴一笑,蒼老的臉龐露出一絲冷笑:“這次,我不會再讓夏家有翻身的機會。”

    “嘶~”楚風天聞言,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花正彌瞇起眼睛,問道:“想聽一聽我的計劃嗎?”

    “想。”楚風天點了點頭,回應了一個字。

    花正彌走到桌子上,給自己倒上一杯白開水,喝了一口。

    旋即,他用平穩的聲線說道:“首先,藍米修和夏山河有仇,這是最便利的條件。因為藍米修和夏家有利益沖突,所以讓夏山河有了殺人動機。”

    楚風天的眉頭緊鎖,似乎在思考著什么,緩緩地說道:“繼續。”

    “其次,我看了一下藍米修的行程。他在拍一部古裝戲,所以每天必須要去影視基地指導工作。”花正彌面不改色地說道:“天助我也,熟悉影視基地的路線后,我發現周圍的監控太少了。”

    “所以,我派人在那里下手!”說著,花正彌深邃的眼眸中閃動著精光:“最后,我用夏山河抓過的水果刀殺人。給警方制造一個偽證,讓他們把視線轉移到夏山河的身上。”

    一切計謀毫無瑕疵,輕松把夏山河拉下水。

    有殺人動機,還有殺人證據,警方想不注意到夏山河都難。

    楚風天搖了搖頭,平靜地說道:“我覺得僅僅是這樣,還不足以給夏山河定罪。雖然你的計劃可以陷害夏山河,但是中間有太多的漏洞了。”

    花正彌笑了笑,微微頷首,道:“對,有漏洞才會引起警察的懷疑。現在警方應該摸不著頭腦,不敢輕易抓人,也不知道該如何查起。”

    正如他所料,張赫已經懵了,花正彌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楚風天看著花正彌絲毫不慌張的樣子,問道:“你還留了后手?”

    “留了。”花正彌的嘴角上揚,道:“不過暫時不能透露給你,等著看好戲吧!”

    楚風天有一種與虎謀皮的感覺。花正彌太精明了,似乎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

    “如果這件事辦砸了,后果就嚴重了。”楚風天平靜地提醒了一句。

    “花家都沒了,只剩下我這一個孤寡的老人,后果再嚴重又能如何?”花正彌的眸子里忽然閃過一絲凄涼,語氣變得輕緩起來:“我若是不放手一搏,花家的大仇誰來報?”

    對于花正彌來說,一切后果都不重要了。他的年紀大了,想要重振花家根本不可能。

    現在的他,只是一個風燭殘年之軀的老人,留在這世間又有何用?

    放手一搏,贏了,就能報花家的大仇。輸了,大不了一死了之。

    花正彌懷著一顆報仇的心。可是他始終不明白,讓花家破滅的不是夏家,也不是洛千帆,而是他自己!

    如果花家沒有干那些骯臟的事情,就不會被抓住把柄!

    花家能變成今天這副樣子,花正彌怪不得別人,只能怪他自己!

    “好,我知道了。”楚風天淡淡地說道:“祝你成功。”

    “我希望你可以幫助我。”花正彌直勾勾地盯著他,微微開口:“我用不了人脈,只能依靠你了。”

    “啪嗒。”楚風天給自己點上一根雪茄,沒有著急答應花正彌。

    他是楚家大少爺,在外面代表著楚家的臉面。如果跟花正彌一起辦事,他就成了幫兇。

    一旦計劃失敗,他也會被抓,楚家的名譽將會受到影響。事情的后果很嚴重,他不敢輕易答應。

    看到楚風天沉默了,花正彌用出了激將法:“你害怕了?”

    “嗯。”楚風天也沒有要面子,直白地點了點頭。

    花正彌繼續說道:“我印象中的楚風天,是一個足智多謀的年輕人,什么時候變得如此膽小了?”

    楚風天面對花正彌的激將法,絲毫不為所動。他的心智已經遠超同齡人,又怎么可能會被這種話煽動情緒?

    “人擁有的東西多了,做事就必須顧全大局。”楚風天諷刺道:“我的背后還有楚家。不像您,孤身寡人一個,做事可以毫無顧忌。”

    楚風天說的話,句句帶刺,宛如刀子一般刺在花正彌的心頭。

    “你不是恨洛千帆嗎?到了這個時候,你害怕什么?”花正彌怒聲道:“我們聯手,完全可以弄死他!”

    “您這么一大把歲數,說話怎么跟小孩兒一樣?”楚風天的眉毛一挑,似笑非笑地回應道:“我可以幫助你,可是萬一出了事怎么辦?總不能讓楚家也跟著受連累吧?”

    “我的計劃絕對萬無一失!”花正彌的雙目圓瞪,反駁道。

    “世界上沒有萬無一失的計劃。”楚風天搖了搖頭,眉宇間縈繞著一股無奈之色。

    “我讓你做的事情,絕對不會影響到你的名譽。”花正彌做著最后的掙扎:“對你而言,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說來聽聽。”楚風天聞言,頓時來了興趣。

    “制造輿論。”花正彌笑瞇瞇地說道:“給警方施壓!”

    楚風天的眼皮一跳,臉色微變,似乎已經明白花正彌要干什么了。

    社會輿論的威力是巨大的,兇器上有夏家老爺子的指紋,會影響到夏家的名譽。并且在新聞和互聯網的影響下,警方的壓力也會越來越大。

    “你確定要這么做?”楚風天沉聲問道。

    “這對你來說,不難吧?”花正彌陰森森地笑著問道。

    “不難。”楚風天一邊抽著煙,一邊說著:“這件事我可以幫你。”

    “謝謝。”花正彌笑了笑,道了一句謝。

    “花老太爺,您覺得這次咱們會輸嗎?”楚風天聞著空氣中的煙草味,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

    “說實話,這件事我現在只有四成把握。”花正彌開口說道。

    “四成?太少了。”楚風天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說道。

    “四成確實太少了。”花正彌自信滿滿地回應道:“不過,如果制造輿論成功的話,我就有六成的把握。”

    “還是太少了。”楚風天的臉龐露出失望之色,似乎對這樣的回答并不滿意。

    “我還有別的計劃。”花正彌平靜地說道:“如果實施成功,就會提升到十成的把握。”

    楚風天聞言,心動了。他不是沒有野心,而是沒有膽量。有了十成的把握,他就敢放手去做了!

    “你沒騙我嗎?”楚風天還是有些不相信地問道。

    “我沒有必要騙你!諸葛鴻宇的事情先放一放,咱們把主要的精力,用來對付夏山河。”花正彌臉上的笑容更深了,越說越自信:“夏山河垮了,洛千帆也就沒了倚仗。咱們想玩兒死他,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別忘了,還有葉家呢!”楚風天掐滅剩下的半根煙,提醒道。

    “如果葉家識趣,就不會插手這件事。如果他們不識趣,我也就沒必要跟他們客氣了。”花正彌清了清嗓子,聲線變得平穩起來:“我只是想要洛千帆的命,誰攔我,我就讓誰去死,僅此而已!”

    楚風天走到窗戶邊,拉開窗簾,讓陽光照進屋子里。他微微側頭,看著花正彌,眼神中多了幾分無奈。

    他薄唇微張:“你的手段真狠啊!”

    “手段越狠,站的越穩!”花正彌并不任為這是諷刺,依舊侃侃而談:“成功的人,沒有幾個是心慈手軟的。只有踩著別人往上爬,才能看到更高的風景。”

    楚風天沉默了,沒有繼續說什么。事到如今,他也只能按照花正彌的意思去辦事了。

    打架?斗毆?那些都是底層黑道做的事情。上流社會之間的斗爭,靠的是人脈關系和手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辽宁35选7官网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