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香火煉神道 >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一葉之技(作者:我來自江湖)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一葉之技

    身形如同閃電。

    此處猛然一聲巨響,猶如這晴天當中的一處霹靂。

    幾個武道修者本以為即將要生死道消,化為泥粉。

    蟹妖的強大不是他們能夠抵擋得過,顯然此刻他們半條命都被收走,只能后悔不該憑借著心中的一口正氣,強行應對,才落得如此下場。

    咔嚓一聲響起。

    幾人同時心頭一縮。

    但是出乎眾人意料之外,卻沒有感受到任何的疼痛之感從身體部位傳遞過來。

    又愣了一時,迅速回過頭去一看。

    原本威脅到他們性命的那一道虛影,雖然仍然存在,但是面前的兩只巨爪已經斷成兩截,只剩下一部分,再也不能像之前那般耀武揚威。

    視線往下,立于他們身前不遠處的,竟是一位年輕男子。

    風度翩翩,衣帶飄飄。

    雖然只是瞧見了一個背影,而且看似有些單薄,但當中所蘊含的一縷大道卻不是他們能與之相比。

    更何況顯然剛才是此人出手,化去了面前蟹妖的兩只巨爪,才救了他們眾人一命。

    有強者襲來,幾人頓獲生機。

    原本胸口即將熄滅的一口正氣,再次被幾人提了上來。

    劫后余生的幾人,體內氣息卻比之前要更穩。

    顯然他們在此時此刻出手,穩住了他們各自的道心,對于他們來說是大機緣,大體會,別有一番收獲。

    徐安負手而立,雙眼緊緊的盯住了眼前的這道虛影。

    初次交手,他占據上風,形成碾壓之勢。

    擊退了這只蟹妖的兩只巨爪,挽救了在場眾人的性命,但是分明也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勢之處。

    陽春湖內竟然有如此強勢的蟹妖,實在匪夷所思。

    之前徐安氣息探出,掃視一番,絲毫沒有感受到此處的有任何不妥之處。

    倘若不是此處的漁民一不小心捅出,這只蟹妖不知道要在陽春湖內藏多久。

    不過今日碰上了徐安,算他倒霉。

    那一道虛影雖被徐安破開,巨大的身子再次緊緊向前,想要完全碾壓住徐安。

    徐安卻不慌不忙,掌心當中手指掐印。

    波瀾不驚的湖水聽從徐安的召喚,猛然之間爆發出來,形成一道有力的屏障,將徐安和面前的這只虛影阻隔開來。

    之前那幾名武道修者難以突破這道虛影,以至于眾人難以逃脫。

    但目前的局勢卻是陡然變化,青年男子只是出手一招,便將蟹妖的一道虛影給控制住,如此手段如何能不讓他們嘆為觀止啊?

    幾人緩步向前,呆在徐安的身后,靜靜的注視著這一切。

    此刻不敢出一言一語,甚至連道謝也不敢過于莽撞。

    那道虛影被徐安控制收攏。

    徐安嘴中隨后輕叱一聲說道。

    “輪轉!”

    被束縛的虛影,竟然逐步縮小,不過短短一瞬便已經縮成了徐安巴掌般那么大小。

    隨手一拋,被扔進了隨身攜帶的袋子當中。

    “多謝天師幫忙,要不是你,我們幾個今日性命全無。”

    眼見面前的徐安收拾妥當,身后幾人在小組長胡半隱的帶領之下,迅速向前,直接跪伏在面前的沙地之上,口中高聲驚呼。

    在他們看來,徐安的手段,卓爾不凡,遠超所認知的存在。

    不過他們乃是鄉野之人,窮其一生所見,知道最厲害的人也就不外乎能夠降妖的天師,至于此刻的徐安境界遠超天師,他們也看不出來。

    “哎,實在是不應該,竟然又忘掉了。”

    突然間徐安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搖頭說道。

    聽此一言,幾名武道修者反而有些茫茫然,跪伏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以為他們是什么地方做得不好,惹怒了面前的這位年輕天師。

    “你們起來,不是說你們的。”

    徐安笑了笑,如是說。

    剛才原來是說自己,雖然之前他是輪轉學家,但是此刻他已經立了業,創了學說。

    本不應該在糾結于輪轉學家當中,奈何這下意識的還是用起了輪轉學說的當中的招數。

    不過徐安有信心,假以時日,學說鞏固創立屬于自己教派的招式,到時候也別不存在這種現象。

    更何況百家學說本來就是取長補短,能多學一家之道法,反倒有利無害。

    想到這里,徐安舒了一口氣了。

    “此處為何有強大的蟹妖?竟敢在這里狠行,難道就不怕人族的制裁嗎?“

    徐安低沉聲音問道。

    “稟告天師,此處窮鄉僻壤少有人來,這妖孽,我等也是頭一次遇見,不知其來歷,也不知其厲害,從未有過蹤跡,到今日方見,才知其兇險之處。”

    小組長恭敬的說道。

    此事超出了他們的預想,沒提前做好準備也不是他們的問題。

    徐安輕輕點頭,知曉眾人所言非虛,這是他尚且不能理解,如今乃是人族鼎盛,人間大道氣場相當強大。

    文道所擁有的力量,乃至壓制住了世間萬物的存在。

    即使是天上之神也不敢妄動,這一切是天道的發展,誰也不能違背,也就是說人族在此間最受上天眷顧,收天地之精華,占據著諸多優勢。

    妖族即使實力強大,也不該如此過分的舉措,因為這一切必定會遭到上天的懲罰,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我等實力微薄,還望天師賜教,傳我捉妖之法,保我一族平安。”

    “望天師傳法,幫我一族平安。”

    小組長開口說道。身后眾人緊接著再次跪倒在地,腦袋已經貼近地面,虔誠說道。

    此間人尚無自保之力,如今碰上了徐安,這一位天師降妖高手,眾人自然是不肯放過,巴巴的想要徐安傳道受業。

    徐安稍一沉思。突然間反倒是笑了起來。

    沒想到自己的學說才剛剛創立,此刻便有人拜倒在他的門下。

    這樣也好,就權當他所收的幾位俗家掛名弟子吧!

    雖然天資不夠聰明,反倒是平平無奇之輩,不過天地之間靈氣雖然聰明,但徐安本身便是絕靈之體,正好可以感受文道長河。

    但是奈何面前眾人是武道修者,文道長河也不是他們所擅長之處,所以一時之間,徐安尚未拿捏得住。

    轉身思慮之際,原本平靜的湖水再次蕩漾起來。

    一縷濁氣從湖面上緩步而生,速度雖然緩慢,但是氣勢卻是越來越足。

    不一時,濁氣似有遮天蔽日之景象。

    “天師,不好啊,那蟹妖并未死絕,剛才只是他的那一道虛影,如今他的本體要是來了,我們還是且退吧。”

    小組長胡半隱擔心的說道。

    “為何要退1”

    徐安質問。

    “我等實力薄弱,無法給予天師任何支援,恐怕連累天師受損。”

    小組長擔憂回答說到。

    徐安卻是大笑。

    “如此妖孽,倘若不除,如何傳道授業為,如何得到你們的供奉傳承。”

    此刻正好碰上了這一只蟹妖,也是他命不好,徐安便要將他作為自己斬殺的祭祀之物。對于他的道心鞏固有非一般的效用。

    怪也只能怪他倒霉。

    面前所出現的蟹妖與徐安剛才所見識到的虛影,并無二致,兩者一模一樣,只不過之前存在是一道虛影軀體,而如今卻是一具實體。

    兩只蟹腳在地上扒拉著,緩步向前。

    巨大的蟹螯一張一合,伺機而發。

    倘若沾染在徐安的身上,定能將軀干直接剪出個窟窿出來。

    徐安不慌不忙,反倒迎難而上,手指掐訣。

    但是剛剛與之觸碰之際,有一股強大之力通過手臂傳到全身。

    再加上那兩只巨爪無比的強勢,初次交鋒之時,徐安竟然未能占到絲毫便宜。

    反倒由于身形弱小,硬碰硬的撞擊一下,身形在半空當中連連退后了十數步,方才緩緩停下。

    雖然這一下徐安沒有任何的損傷,但是在周邊的諸多武道修者眼里,兩者巨大的體型形成反差。

    連交手過后,實力之上徐安也占據不了優勢,他們自然是諸多擔心。

    蟹妖見徐安初次交鋒,氣勢占優,腳上的步伐卻是更快。

    劃在沙石土地之上,發出的咯咯的聲響,兩只前爪移動不停,迅速沖著徐安再次逼迫而來。

    徐安手指掐印成訣,體內源源不斷的士氣融入體表當中,手中金光燦爛,隨手一招。

    幾十片落葉迎風而來,匯聚在徐安的掌心之處。

    氣勢猛然間停止住了,雖然停住,但是龐大的身形卻仍然緩步向前壓制過來。

    徐安體會接觸了一番,對對方軀體強硬程度,無比驚異。

    與鋼鐵相比也差不了多少,怪不得一只巨大的螃蟹能有著如此的信心。

    一般的人不能奈他如何,不過徐安卻并不是旁人。

    即使后天靈氣不能為己所用,但是手指一片,天地間的文氣便被徐安迅速的接引過來。

    雙掌成一,源源不斷的士氣順著他的雙掌向前碰撞而去。

    一旦被這一股勢氣擊中,螃蟹巨大的身形完全被阻擋住。

    巨大的殼下面原本看不到任何面目口鼻。

    但這時竟然發出了氣急敗壞的喊叫聲。

    諸多武道修者都有些傻了眼,他們在此處生活了多年,聽到螃蟹發出如此聲音倒是頭一次了。

    不過一他們螃蟹的了解,聽到如此聲音,并不知道聲音是在示威,還是一種來自于靈魂當中的恐懼之感。

    螃蟹的確是怕了,剛才一道虛影被徐安打散,本體潛伏在水中,不敢貿然出來。

    不過卻聽到了幾名武道修者的話語,以為徐安的境界是天師而已。

    誰曾想一旦出來之后,卻發現徐安的境界竟然遠超天師。

    武道修者難以察覺,源于他們自身實力不夠強,境界不高,自然難以窺探。

    但這只蟹妖的境界比那幾名武道修者強勢太多,加上與徐安交手過后,分明已經知道斷然不可能是徐安的對手。

    但是徐安逼迫而來之時,他也不得不反抗。

    “巨鰲生兩極!”

    蟹妖嘴里大喝一聲。

    徐安聽著此言,倒是面色稍稍有變。

    未曾料想到巨大的螃蟹竟然已經能夠口吐人言,不過能夠修煉到如此體格,口吐人言也不足為奇了。

    徐安自信境界能夠完全壓住對方,所以不足為慮。

    大螃蟹雙臂張開,氣勢果真嚇人。

    那幾名武道修者早就已經退而遠去,這等級別的戰斗,他們幫不了任何忙,站在這里擋著,只會讓徐安更加分心,成為徐安的拖油瓶。

    “好,我今日就要來用你試試我的道義到底是弱還是強。”

    “一葉掃天地”

    徐安嘴中輕聲言道,聲音并不是很大,但在此處有振聾發聵之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辽宁35选7官网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