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都市言情 > 仙子請自重 > 第一零七九章 傻子(作者:姬叉)

第一零七九章 傻子

    秦弈沒想到孟輕影聽了“妻子”這話,第一反應不是高興,而是憂慮。

    她第一時間想到的是玉真人的狀態。

    癡是雙刃劍。

    秦弈可以想象,玉真人反天的意志堅定無比,然而在某些方面執拗起來,說不定反倒會壞事。

    如果換個角度說,假設九嬰能提供玉真人妻子的靈魂,第一個反水投靠九嬰的就是玉真人。

    然而誰都提供不了。

    因為他要找的人根本不存在了。

    鳳皇說的,那就是事實。

    輪回體系原本就沒有建立完整,輪回轉世是很初始的全憑自然,無善無惡無偏無倚,只看自己的機緣造化。絕大部分逝者化為純靈游蕩在那條雁過拔毛的河里,其中怨氣部分聚集成為海妖,能正常轉世的萬里無一。

    徐不疑都要特意去幽皇宗進修千年,才知道怎么控制自我轉世的法門,借此一躍從漁夫樵夫的小弟變成了大哥,美滋滋。這是知識的力量,其實也是托了鳳皇已經建立部分體系的福。

    后來幽冥崩毀,盤子長腳跑了,好不容易建立一半的體系徹底崩塌,情況變得比初始時更糟糕更混亂。以瑤光之強,當幽冥崩毀之后都差點找不到轉世之機,游蕩虛空多少年。

    當然這就是九嬰要達成的結果。

    本來還能游蕩于冥河的純靈無從憑依,盡數煙消云散,還有些游蕩人間成為怨魂。唯有部分經過高僧——其實也就是盤子傳承的超度,才能尋求轉世。

    秦弈在紅巖秘地凈化超度過女鬼,雖然不是盤子傳承,但紅蓮劫火意義類似,所以當時判斷那位女鬼基本可以轉世。其他人沒這種機緣的,九成九的逝者都是真正的煙消云散。

    玉真人不信邪,為了尋找道侶的靈魂,在幽冥尋覓大幾千年,一無所獲。他整合幽冥說白了就只不過為了這么一件事而已。

    即使徒弟就是鳳皇轉世,告訴他不存在了,他還是不信邪。

    萬千年來,只為這么一件事活著。

    “秦弈……”孟輕影看著遠方萬象森羅宗的輪廓,低聲道:“你當年告訴我的三生石傳說,就是為這個吧,人間癡男怨女悵惘流連,三生三世不可排遣。當年我不解其意,今日知矣。”

    秦弈道:“還好你當年不解其意,不然去找只雄鳳凰我豈不是哭死。”

    “哈……”孟輕影知道他是故意岔開這略有沉重的氛圍,卻也吃了這個轉移,笑道:“不知道有沒有人跟你說過……在鳳凰族群乃至于從屬各族眼中,我無性……”

    “呃……”秦弈眼睛直了一下,好像確實聽過這個說法……

    “世間陰陽是相對而言的,有陽間,故幽冥為陰,有山有陸,故河為陰。若單對河水來說,有何性別可言?分陽水**也是后來的事了,源初之河怎么算陰陽,源初鳳皇也是同理。我和明河很多方面糾纏不清,因為在不少本質上都很像。”孟輕影眨巴眨巴眼睛:“所以你口味很重啊秦先生。”

    “我特么……”秦弈氣道:“我管你們那么多,就算你們是男的我都上了!何況你們本就是女的,故意膈應我!”

    “嘻嘻。”孟輕影輕笑起來:“誰叫你瞎猜我會不會找雄鳳凰,豈不是膈應我?”

    “哼。”

    孟輕影伸手把他傲嬌的嘴角摁平,神色又變得溫柔:“雖然你與明河有過儀式,按理我事事與明河比較,也會想要有這么個儀式……但在師父身邊久了,又覺得這些東西無關緊要,只在于心。世間婚嫁多矣,真能白首三生者能有幾人?只要你……別忘了我。”

    秦弈捉住她的纖手吻了一口:“我就是忘了自己,也不會忘了你啊。”

    孟輕影看著他的眼睛,美眸之中似有漣漪:“或許。”

    …………

    同為神州著名魔宗,與巫神宗的血腥兇戾相比,萬象森羅宗更凸顯的是一種神秘、荒蕪、冷漠、以及陰狠之氣。和當年初見時的小魔女孟輕影的氣質很是接近。

    它的大本營分兩部分。

    上半部分是常規意義的萬象森羅宗宗門,座落在神州西南角的萬象沙漠。

    下半部分直通幽冥,以一塊頗大的幽冥碎片為根基,是宗門試煉場,也是如今宗門如今的核心根本轉移的所在。

    上方是陽間沙漠,下方也是幽冥沙漠。這是一個貫穿陰陽兩界的宗門,自身就代表了生死之橋。

    實際上萬象森羅的本意并無幽冥意,它是基于沙漠萬象而擴展延伸的。

    茫茫沙海,遠接天際,蜃景無窮,變化萬方。

    是為萬象之漠。

    沙海死寂,故其法荒蕪。沙漠之中生命之意極少,最初始的道法,其實是存尸術,秦弈一聽就覺得有點像埃及……但區別也很大,因為存尸術很快就演變為煉尸術,繼而擴展成傀儡術。

    萬象森羅的根本法,基于此。

    玉真人轉世名為羅隱,本是沙漠之中一個小部落平民,意外拜入萬象森羅宗,開始了傳奇人生。

    萬象森羅的煉尸傀儡術,意外的與他前世研究很是貼合,這一抹胎光觸動,一發不可收拾。加上今生也是驚才絕艷之輩,很快便遠超同輩,又沒多久就繼承了當時只不過是暉陽級的宗門。

    暉陽之后,玉真人意識到前世的存在與召喚,毅然拒絕,繼續邁向自己的道途。但其實也難免受了些影響,比如自然而然開始探索幽冥,并找到了位于沙漠深處的一塊幽冥位面。

    繼而貫通起來,陰陽呼應,上有萬象之妙,下有百鬼成蔭,玉真人融合前世今生所得,不再局限于煉尸,而是一抹蜃光、一道影子,都是傀儡的一種。

    從此森羅為倀,萬物為傀,走出了萬象森羅宗前所未有的氣象,也走出了與前世完全不同的道途。

    在道而言,此即無相。

    秦弈駐足看著一塊界碑,那是分隔陽間沙漠與幽冥的界石,上面龍飛鳳舞寫了幾個字:玉真人羅隱,證無相于此。

    可以看出當時玉真人的凌霄壯志。

    也能看出無相之隨性,那時候他壓根就沒有繼承前世,最多只是想起一些,卻毫不介懷地使用玉真人道號,意即“他就是我,我就是他,無所謂”。

    那時壯志且瀟灑的玉真人羅隱,如今已經“死了”。

    自從道侶身故,就成了一個扎根幽冥不出來的瘋子。

    要不是因為偶感天變將臨,他或許連立嫡這種大事都想不起,萬象森羅幾千年都沒少主……但也證明,一旦他想起立嫡,就做好了自己死于大劫的準備。

    他和天上人,只有一方能活,所以要把宗門做個交付。

    就這么簡單。

    結果意外的,天意冥冥,選擇的嫡傳徒弟,居然是前世師尊。玉真人發現這一點之后,可能心里也都是省略號。

    直接的影響是,玉真人行事也就沒那么我行我素了。他可以不聽任何人的,那也必須給鳳皇幾分面子。

    所以幽冥一直很安靜,否則說不定早都有動作了,也等不到現在秦弈來做商量。

    秦弈穿過萬象森羅宗各種陰森之地,隨著孟輕影進了一間墓室。

    墓室是黑玉打造,室內卻是冰晶。

    冰晶墓室正中是一具冰棺,里面躺著一位女子尸身。

    但是三魂七魄,無一留存,只是一具保存完好的空殼。

    玉真人就默默站在棺前一動不動,仿佛已經站了成千上萬年。

    秦弈忽然在想,當時那個齊文是不是傻子,怎么會以為變成女性就能得到青睞?只能說玉真人對輕影的另眼相看給他帶來了錯覺?

    或者應該說……無論仙道魔道,大家對“情”的概念,已經太過生疏,生疏到了根本無法理解。

    不說那是傻子就不錯了。

    “你來了。”玉真人緩緩開口:“當時相見的……傻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辽宁35选7官网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