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至尊神醫之帝君要下嫁 > 番外19 你是我什么人啊(作者:戰西野)

番外19 你是我什么人啊

    小八:“......”

    她掙扎著鉆出來,微微擰眉的看向燕青。

    “左神將大人,你怎么在這?”

    她左右看了一圈,四下再無他人。

    于是,她的眼神便又更放肆的在燕青身上掃了掃。

    先前倒是還好,如今意識到自己對人家有不軌之心,她便莫名生出幾分心虛來。

    不過她這人,越是心虛,面上看著越是淡定,反應也越張揚。

    甚至脾氣還更大了。

    想到這,她唇角微勾。

    “大晚上的,就這么出現在姑娘的房間里...“

    “恰巧路過。”

    燕青說著,卻依舊站在門邊,并未上前,

    “聽到聲音,就想著進來看看。“

    說著,他神色似是更冷了幾分。

    “你這是——”

    提到這個,小八一噎。

    她總不能說是自己想人家想的太出神,一時不查跌倒了?

    未免太跌份。

    余光一瞥,就看到燕青的手中,竟還拿著她剛剛飛出去的鞋子。

    難怪沒聲音呢...

    似是察覺到她的視線,燕青微微垂眸,打算將鞋子放下來。

    小八紅唇輕撇,道:

    “我站不起來了。“

    燕青動作一頓。

    他又抬眸朝著這邊看來。

    小八將衣服撩了一下,露出紅腫的腳踝。

    以及白生生嬌嫩嫩的一截小腿。

    燕青下意識看了一眼,又像是被燙了一般,不動聲色的移開。

    不是沒見過的,畢竟之前還幫她穿過鞋。

    猶豫片刻,他又抬眸看去,便瞧著她整個人圍在了寬大柔軟的黑色大氅內,一張臉不施粉黛,也依舊俏生生。

    燈火映落她眼瞳,濃密纖長的睫毛在眼尾投下淡淡陰影,便帶出幾分嬌媚來。

    偏她此時黛眉輕蹙,似是頗為苦惱,還帶著幾分委屈,便將這媚色中添了三分純摯。

    實在...美的奪人心魄。

    燕青心中嘆了一聲,終于還是走過去。

    “手給我。”

    小八便伸出手。

    不止手,她連胳膊也伸了出來。

    大氅便又從肩頭滑落。

    燕青一怔。

    小八仰臉看著他,眨眨眼,也似有幾分茫然。

    “你...要我自己走回去?”

    燕青到了喉間的話就咽了回去。

    他的確是這么打算的。

    但眼下,若這樣做,好像...

    他想了想,還是俯身抓著她的胳膊,打算將人扶回去。

    然而剛一動作,小八就以更快的動作保住了他的脖子。

    儼然是打算讓他抱回去了。

    燕青渾身一僵。

    混著幾分水汽的馥郁香氣縈繞而來,幾乎可以令人輕而易舉的沉淪。

    她靠的很近,就這樣摟著他的脖子,似是一點不介意此時的情形。

    他一低頭,便可以碰到她的臉。

    咫尺之間。

    小八側頭看他:

    “左神將大人,不會這個忙都不肯幫吧?”

    燕青移開視線,將滑落的大氅重新幫她披好,這才把人打橫抱起來。

    倒是從頭到尾,沒有怎么碰到她了。

    小八眨眨眼,看他。

    唔。

    看上他什么呢?

    臉雖然是不錯,卻是成日冷著,跟冰山一樣的。

    實力也入眼,可惜身上肌肉太硬了,掐都掐不動。

    話還特別少。

    想到這,小八微微皺了皺眉。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一心想著這些事兒,連燕青什么時候已經抱著她回了床也不知道。

    直到燕青喊了她兩聲,她才回神。

    “...什么?”

    燕青神色并無什么變化。

    “你...可以松手了。”

    小八“哦”了一聲,發現自己回到了這,卻還沒松手。

    她從善如流的放開,柔軟纖細的指尖,無意的從他脖頸之上劃過。

    燕青抿了抿唇,站直了身子,挺直如松。

    她好像不高興。

    是因為他?

    他走過去將掉落的兩只鞋子收起,又回來放在了她床榻邊。

    他道:

    “既然無事,我便先回去了。”

    待得太晚,怎么想怎么不合適。

    小八看著那雙鞋,卻道:

    “等等,這雙鞋我不要了。“

    燕青詫異的看向她。

    “不要了?“

    她不是很喜歡的嗎?

    之前因為擔心臟了鞋,她在蘆葦蕩都未曾下去,還是讓他幫忙去采了藥。

    如今竟不要了?

    小八輕哼一聲。

    “就是穿著它崴的腳,不喜歡了,自然不要了。”

    燕青這才了然,思略片刻,又道:

    “這...未免有些浪費了吧?”

    她對這鞋子不是一般的喜歡,如今看鞋子也還是好好的,若只因為崴了一下就扔了,未免可惜。

    小八卻不管。

    “不過是一雙鞋,扔了就扔了,有什么浪費可言?”

    燕青垂眸看了一眼。

    這鞋子很華麗精巧,上面的碎玉珠子是她親自串的,甚至連上面的彩繪也是出自她之手。

    看得出她很滿意,也很喜歡。

    他頓了頓,問道:

    “既然喜歡...就這樣不要了,以后后悔了,又該如何?”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小八心里頓時“咯噔”一下。

    她迅速的看了燕青一眼。

    這話什么意思?

    難道他看出什么來了?

    但盯著燕青看了好一會兒,他的神色始終沒什么變化,也看不出什么來。

    只那雙眼睛望過來的時候,莫名令她的心臟猛地跳了跳。

    她忽而就生出了幾分窘迫來,竟好似自己做了什么虧心事兒一般。

    這種莫名氣弱的感覺令她很不習慣。

    于是,下一刻,她從床上爬起來,跪坐在燕青眼前,與他對視。

    她微微昂起下巴,二人之間湊得極近。

    隨后,她似是開玩笑般,道:

    “左神將大人是我什么人,也管我管的這樣多?”

    燕青怔住。

    她靠的太近。

    夜色深沉,屋內燈火一點,照亮半邊屋所,卻不及她容顏明媚。

    晚風拂來,燭影搖曳,兩人的影子似是交疊在一處,像極了某種極親密的姿態。

    他收回視線,道:

    “冒犯。”

    小八愣住。

    下一刻,便聽燕青道:

    “既是私事,燕青不當多言。”

    小八臉上的神色,逐漸從茫然與懵,轉化為了不可思議。

    這個男人,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

    雖然明白以燕青的性子,會說出這種話也很正常,但她現在可是聽不得!

    明白自己的心思還不到半天,正打算試探一二,結果這男人,就來了這么一句?

    但燕青說完,便退后一步,行禮告辭了。

    “夜深風寒,燕青先告辭了。”

    說完,他真轉身離開。

    “等等!”

    小八下意識去拉他,結果忘了自己現在正負傷跪坐在床上,這么一動,整個身子便向前撲去。

    燕青眼疾手快,打算回身拉她。

    可惜的是,小八更快。

    情急之下,她一把抱住了左神將大人的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辽宁35选7官网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