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其他類型 > 全面攻略 >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一劍請神來!(作者:柴刀醬)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一劍請神來!

    「銀可可:好感度+20!」

    「銀可可:好感度max!(可消耗1點積分換取獎勵)」

    這場英雄救美,最終以14支隊伍簽訂協議,成為黎明社的免費打手而告終。

    銀可可的好感度也刷滿了,不過蘇牧始終沒找到復制技能的機會。

    大庭廣眾之下,他有點不好意思跟銀可可產生肢體接觸。

    盡管他覺得銀可可多半不會拒絕。

    自從請銀可可吃了佛跳墻以后,蘇牧便時常在少女身上感受到一絲情意。

    這絲情意不多,但因為銀可可沒有刻意遮掩緣故,在他眼中顯得特別明顯。

    尤其是現在,銀可可看他的目光已經不再閃躲,比以往更多了一抹熾熱和迷戀…

    “蘇牧,你沒受傷吧?”

    蘇牧和銀可可聊天時,其他人已經開始原地扎營,陳雪煙和黎雅則走了過來,她們對于五階的實力還沒有清晰的認知,小心臟一直都懸著,生怕自家男人在幾百號人的聯手合擊下吃了虧…

    陳雪煙拿出魔導書,準備給蘇牧奶一口。

    “不用了雪煙,我沒事。”蘇牧道。

    “真的沒事嗎?”

    “真的沒事,現在可沒幾個人能傷到你們老公。”蘇牧笑道。

    聽到老公兩個字,陳雪煙和黎雅臉上同時一紅,心里又喜悅又嬌羞。

    喜歡蘇牧那么久了,如今終于得到了他的承認,昨晚真是沒白痛…

    黎雅不知哪兒來的勇氣,頭一回主動拉起了蘇牧的手,紅著臉小聲問道:“今、今晚…你還來么?”

    不得不說,黎雅清純的外表配上這副羞澀的表情,殺傷力簡直大到犯規,蘇牧根本無法抵抗,當即將攬住少女的腰肢答應下來,道心什么的,在這一刻統統被拋到了九霄云外,仿佛又回到了以前血氣方剛的模樣。

    觀眾席上頓時沸騰了起來。

    “蘇騎士終于要對初戀女神下手了嗎?”

    “我怎么感覺已經下過手了?”

    “我敢打賭,一定是昨晚!”

    “怎么可能!難道他們就在車上做那種事嗎?”

    “車上怎么了?開個隔音裝置誰聽得到?難道你們剛才都沒發現黎雅走路的姿勢有點不對嗎?”

    “嗚嗚嗚別說了,女神嫁人了,我的青春沒有了,嗚嗚嗚…”

    房車上,薇爾莉遠遠地看到這一幕,心中有些吃味。

    都兩個多月了,她還是不習慣和其她女孩分享自己的男人。

    薇爾莉一直以為蘇牧還要很長一段時間才會跟陳雪煙和黎雅睡到一塊,哪知道這一天來得這么快。昨晚她還在想,今天該用什么樣的理由把蘇牧留在自己房間,結果一覺醒來,卻發現自己又多了兩個實力強勁的對手…

    星野純夏坐在薇爾莉對面,雙手托腮,望著車窗外的男人。

    “大小姐,你知道蘇牧為什么抵抗不了雪煙和黎雅嗎?”

    薇爾莉哼了一聲:“他本來就是個花心的臭流氓。”

    “這可不是關鍵。”

    星野純夏抿了抿嘴,道:“蘇牧自從突破四階以后,心境就發生了變化,他比以前更成熟穩重了,對男女之事也沒有那么積極了…我能感覺出來蘇牧越來越愛我們,可是他現在把這份感情管理了起來,只偶爾才會表露出熱戀的激情,大小姐你作為蘇牧的第一個女朋友,對這點的體會應該比我更深刻吧?”

    薇爾莉想起了修學旅行時蘇牧連她手都舍不得放開的場景。

    那時候蘇牧總會以朋友的名義,裝作很大方的樣子占她便宜,活脫脫就是一個臭流氓。

    特別是那天晚上,幾朵玫瑰,一枚戒指,她見到了蘇牧從未有過的野蠻模樣,那個男人所表現出來的炙熱和迫不及待,令她至今記憶猶新。

    后來,蘇牧學會了控制情緒,她便再也沒有從他眸子里看到那種想把她融化進骨頭里的沖動和渴望了,直到剛才,蘇牧又露出了曾經熱忱的眼神,可卻不是對她,而是對黎雅。

    雖然只有短短一瞬,但她還是捕捉到了。

    想著想著,薇爾莉心里忽然有點泛酸。

    她不懷疑蘇牧對自己的感情會越來越深,但她更希望蘇牧能像以前那樣對自己耍流氓。

    否則一點都不公平…

    薇爾莉不認為自己哪里比不上陳雪煙和黎雅,那個混蛋憑什么只饞她們,不饞自己?

    本小姐的魅力有那么差嗎?

    薇爾莉咬緊嘴唇,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喜新厭舊的渣男。”

    聽到這幽怨的話,星野純夏就知道自己的目的達成了,她扭過頭偷偷笑了一下,然后說道:“大小姐,這不怪蘇牧,也不是你魅力不夠,你爭不過她們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你只有一個人。”

    薇爾莉蹙眉:“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星野純夏道:“你想啊,陳雪煙是地球人,天生會讓蘇牧覺得親切,而黎雅又是萬眾矚目的大明星,能夠很好的滿足一個男人的虛榮心和征服欲,除此之外,她們的身材也好,顏值也高,對于蘇牧的誘惑非常大,即使不如大小姐你,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我打個比方,如果大小姐你的魅力值是100,陳雪煙和黎雅各為90,一對一的話她們都不是你的對手,但當她們加在一起時,局勢就翻轉了,更何況她們還在扮演雙胞胎,這又是一個加分項,畢竟男人都好這口,像她們這樣成雙成對的出現在蘇牧眼前,帶給蘇牧的沖擊力遠遠大于1+1…”

    星野純夏一臉認真地建議道:“所以大小姐如果想打敗她們,把蘇牧留在自己房間,就應該找個隊友一起努力……”

    “我才不要!”薇爾莉紅著臉拒絕道。

    她哪會聽不懂星野純夏的意思,但道理歸道理,她一個心高氣傲的大小姐,怎么做得出這種羞死人的事情?

    星野純夏嘆了口氣:“那就沒辦法了,大小姐你做好長期獨守空房的準備吧…”

    “他敢!”

    薇爾莉漲紅了臉,兇狠狠地道:“他要是敢冷落我,我拿劍砍死他!”

    “大小姐,強扭的瓜不甜哦。”

    星野純夏眨眨眼道:“你這樣威脅蘇牧,讓他難做,不怕他有一天真的不喜歡你了嗎?”

    “他不會的!”

    “我說的不喜歡不是徹底不喜歡,而是不如以前那么喜歡。”

    星野純夏看向窗外的蘇牧,眸中流露出一絲依戀,她輕聲道:“沒有男人喜歡無理取鬧的女生,尤其是他這樣優秀的男人,因為他的選擇太多了……大小姐,我想你應該也和我一樣都相信蘇牧不會拋棄我們,但你可知道,不拋棄有時候并不代表愛情,它也可能僅僅只是責任。我不希望蘇牧是因為責任才把我留在身邊,所以我每時每刻都在思考該如何幫助蘇牧,如何去討蘇牧歡心…”

    星野純夏好似在吐露心扉,薇爾莉神情慢慢變得復雜起來。

    盡管她和星野純夏有些不對付,但卻不得不承認星野純夏說的很有道理…

    就好比桌上放著兩盒紅茶卷心。

    一盒單人份,一盒兩人份,

    在單人份吃不飽的情況下,理所應當選擇后者。

    即便被迫選擇了前者,她也一定會不甘心,并很不爽那個逼她選擇前者的人。

    薇爾莉當然不想讓蘇牧不爽自己,更不想獨守空閨,但真要跟別人一起的話,她又覺得好羞恥好羞恥…

    “嗚…”

    不知想到了什么,薇爾莉忽然面色通紅,冰藍色的眸子都蒙上了一層水波,星野純夏見狀,立刻知道這位大小姐傳統的1v1思想已經開始動搖了,不由在心中道:“蘇牧啊蘇牧,這回我可幫了你的大忙,你得好好感謝我才行…”

    作為靈紀委會長,星野純夏一向明辨是非,這還是她頭一次講一大堆歪道理去忽悠別人做不好的事情。

    車外,蘇牧似是心有所感,投來一個情意綿綿的眼神。

    這是他和老婆們之間最簡單交流,就像見到朋友點頭打招呼一樣,沒有太多深層的含義,但落到銀可可眼中,這一切就變得不同了。

    本來蘇牧當著她的面左擁右抱就已經讓她很酸了,差點沒化身檸檬精,結果蘇牧好像還欲求不滿,又跟星野純夏眉來眼去,簡直當她不存在一樣…

    有你這么追女孩子的嗎?

    “蘇牧,晚上來找我!”

    銀可可丟下一句話,氣呼呼跑到一邊扎營去了。

    銀九山不由嘆了口氣:“可可,蘇牧的女朋友很多,你現在收心還來得及。”

    “我才不會輸給她們!”銀可可哼道。

    她堂堂蒼瀾國公主,才貌雙全,武藝俱佳,難道搶個男人都搶不過?

    “這不是輸贏的問題。”

    銀九山決定提醒一下自己閨女,他道:“可可,你沒發現自己的心態已經發生改變了嗎?最開始是蘇牧主動向你示好,主動權掌握在你手上,而現在卻變成了你想倒追,主動權在他手上……”

    不可否認,蘇牧這小子的確有些道行,不僅長得一表人才,天賦也是奇高,短短半個月時間,便讓銀可可這傻丫頭著了道。

    問題也正是出在這個地方。

    蘇牧和銀可可之間的攻防轉換太快了。

    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相當于蘇牧只追了銀可可半個月,而銀可可則會追蘇牧一輩子,付出的時間完全不成比例。

    這讓銀九山第一次對自己心目中的完美女婿產生了質疑。

    他怕銀可可被蘇牧吃得太死,到時受了委屈還樂在其中。

    銀可可被銀九山這么一提醒,倒也發現了這個問題。

    她仔細想了想,確實如此。

    蘇牧已經成功勾起了她的興趣,接下來即便什么都不做,以她的性格也會主動纏上去。

    今天蘇牧當著她的面跟黎雅她們秀恩愛,說不定就是欲擒故縱,讓她產生危機感。

    不過那又怎么樣呢?

    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

    何況她相信蘇牧不會辜負自己。

    有句話怎么說的來著?

    愛人不疑,疑人不愛。

    銀可可認真道:“父王,我喜歡他,所以我不會收心。”

    銀九山被噎了一下,道:“可可,你不要忘了,蘇牧女朋友很多,加上你快十個了。”

    “他配得上。再說了,父王你不也是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嗎?”

    銀九山:……

    “那不一樣!”

    “怎么不一樣了,難道父王沒給她們幸福嗎?”

    銀九山:……

    這怎么回答?

    說給了,銀可可會更加義無反顧。

    說沒給,他蒼瀾大陸第一好男人的形象何存?

    接連被懟了兩下,銀九山啞火了。

    他意識到一個問題,銀可可現在已經處于九頭牛都拉不回來的狀態了,曾幾何時,銀可可嫌棄蘇牧,他還時不時為蘇牧說上兩句公道話,可事到如今,一切都反了過來…

    都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還沒嫁呢,自家閨女的胳膊肘就已經開始往外拐了。

    想到這,銀九山不禁悲從中來。

    本王的貼心小棉襖啊,她就這樣沒了,沒了……

    “鐺!”

    突然,一聲劍鳴響徹夜空!

    磅礴的靈力如黃河之水滾滾而來,

    天地間一片肅殺之意!

    銀九山臉色一變,大喝道:“蘇牧小心!”

    這股力量,讓他都感覺到了一絲心悸!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場上眾人剛露出驚恐之色時,一道雪白的身影已是來到蘇牧眼前!

    可蘇牧不僅不慌,反而朗聲大笑。

    “恭喜大師兄破境!”

    沒錯,來人正是三千!

    經過幾天日夜不眠的閉關修煉,三千終于突破到了明性見意!

    一睜眼,他立刻尋著天上的紅煙趕了過來,力求在第一時間和蘇牧來一場皇城pk!

    天道無塵式有四,

    一劍斷生死,

    一劍引天窺,

    一劍請神來,

    一劍送西歸。

    在修為大漲之際,三千憑借心中對沐璃的執念,硬是超常發揮,生生將這第三劍給悟了出來!

    不為其他,只為打敗蘇牧,只為向沐璃證明,他堂堂御劍門大師兄,并非一無是處!

    “蘇師弟,小心了!”

    三千大喝道。

    “恭請師尊!”

    話音落下,狂風大作,三千滿身劍意瘋狂涌出,竟在身上凝出一道虛影!

    虛影和身體融合,讓他面容都模糊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一張面如冠玉,俊朗非凡的陌生面孔!

    這一刻,無可抵擋的威壓席卷全場,仿佛古神降臨,直接將大半實力不足的學生壓跪了下去!

    銀九山心中駭然。

    他看出來了,這一種類似于神魂附體的秘法。

    此時的三千已經不是三千了,他的身體將暫由那一縷召喚而來的神魂接管,而令銀九山頭皮發麻的是,僅這一縷神魂所散發出的氣息,就已經比他全盛時期都還要恐怖!

    “三千”輕笑著揚起追雪劍,溫潤的聲音在每個人心中響起。

    “吾名逸玄,請閣下接劍。”

    ……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辽宁35选7官网开户